博将资本张炜:如何在生意人中识别出真正的企

作者:技术中心

  和张炜交谈的过程中,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他喜欢造新词,比如“投资真善美”、“提升企业决策的准星”等等,张炜解释道:“即使和别人表达同一个观点,我也会创造一些新词,代表我自己对这件事的理解。”

  博将资本管理合伙人张炜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北大光华EMBA,从事电子半导体行业十余年,在多家科研公司和创投公司担任高管。拥有丰富的VC/PE投资经验和项目管理能力,投出过数位科技、烯湾科技、清水苑、睿智数据、同方国微等项目。

  博将资本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金融投资机构,专注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高端制造等赛道。 2019年,博将资本出手企业包括分贝通、睿沿科技、睿沃科技、慧联无限、中顺易、星汉激光、灰度环保、豆包网等。

  2018年,博将资本的投资项目暴增3到4倍,在经济挑战加大的2019,博将资本会如何表现呢?亿欧和博将资本的管理合伙人张炜聊了聊博将和他的投资之道。

  博将资本成立于2005年,是在中国本土生长起来的老牌投资机构。2012年至2014年,中国本土创投机构开始一轮新战略转型,从PE阶段回归初创期项目。从内部环境看,退出回报率逐年走低;从外部环境看,监管环境趋严,2013年IPO市场甚至停摆整整一年,PE的热度急转直下。过去创投企业偏爱中后期和Pre-IPO的造富神话不再,创投机构不得不将投资阶段前移,以适应新形势。

  博将资本也经历了这个“阵痛”的过程,开始向投资初创期,高速成长期的企业靠拢。

  当然,博将资本并没有在接下来的投融资中落后。在随后投资的一些企业中,博将资本崭露头角。比如投资了微链、数位科技、法大大、泰坦云、福米科技、达闼科技、烯湾科技等一批在市场上很有冲劲的企业,并与IDG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晨兴资本等国内顶级投资机构一路同行。

  博将资本的投资风格是坚持价值投资,并指出要投就投only1和top1。事实证明,博将资本的确投出了一些具有行业标杆型的企业。比如中国碳纳米管纤维领域的领军者烯湾科技、全球首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达闼科技,在行业中颇具独到之处。

  博将资本是如何找到这些有巨大成长潜力的公司,并将时间接触节点尽量前移的?张炜表示博将资本会保持行业敏感度,首先博将资本和天使投资机构的关系较为紧密,其次和产业同行保持友好关系,总能在行业能人下海创业的第一时间收到风声。此外,专业的FA公司也为他们提供了部分优质项目。

  张炜对比了博将资本去年与今年的投资策略,总结来说就是:“去年看多投多,今年看多投少。”即使在经济寒冬,博将资本依然勤勉,去年接触的项目数量超过10000个,张炜认为今年项目数量超过去年的概率不大。

  “但是我认为今年我们比别人要激进,在经济环境中看到好的项目,我们会比别人更敢出手。”

  对于投资者来说,最好的结果莫过于资本能够给予企业恰到好处的帮助,创造社会价值。这需要践行某种方法论,换句话说,也就是投资者的投资策略。对于张炜来说,投资是由“产业+商业+投资人的社会认知”组成的,其难度也是逐级递增的。

  特别是在电子信息产业,对张炜来说,技术并不是最高的壁垒。在科创企业和大公司担任过产品和技术负责人的他对技术有深刻的了解,他本人也曾获得省部级的技术和发明专利奖励。因此,他常常充当其他投资人投资技术型企业的“照妖镜”。

  张炜向亿欧分享了一则趣事。“以前有个投资人朋友给我讲一新项目,我告诉他这个项目有很高的风险,因为创始人把电子行业的基础概念都搞错了。”在半信半疑之下,这位投资人安排张炜和企业创始人见了一面,果不其然,在张炜介绍了自身背景后,对方创始人表现出了对技术话题的极大抗拒,这个项目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创投圈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想法非发明,发明非专利,专利非产品,产品非市场,市场非合同,合同非营收,营收非利润。”这句顺口溜将创业的“坑”一一点出,这不仅是创业的“坑”,也是投资的“坑”。

  “设计和技术再好,团队的大牛再多,你的产品能不能玩得转才是最核心的。很多投资机构觉得被投企业的技术很棒,但是投进去以后石沉大海,那是因为企业不懂‘商业’二字为何物。”张炜说。孝感环保标

  而对于一个团队是否能摸清商业逻辑,张炜认为还是要看企业的灵魂人物,也就是创始人对商业化的思考深度和能力。张炜认为:“创业是一门生意。不仅是公司在做生意,企业里的人也在做生意。如果一个人没有做生意的想法,公司就没有做大的可能,资本也没有退出的可能。”

  企业家是当今社会稀缺的宝贵资源,一个国家的军事、经济、科学都离不开企业的推动,企业家是最具改革、奋斗和创新精神的一群人,他们敢做梦也敢落地,能够制造信念并影响一批追随者。

  在张炜看来,一定要区分企业家和小商人,识别出创始人是否不啻挑战,是否有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意志非常关键。

  张炜回忆,他曾经想在某城市成立一家产业基金,但在拜访了当地多家企业后萌生退意:“我发现这个城市的大部分创业者有家族企业意识,可能将企业营收做到两千万、三千万,就没有往下做的动力了。”这对资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但是,到底该如何在生意人中找出真正的企业家呢?张炜表示有许多的判断方式,比如通过分析创业者的原始动力、对家庭的看法、对财富的看法和对产业的看法,就能看出创业者的心态大概在什么位置。虽然张炜讲的轻松,但他仍然承认,这一点非常难做到:“为什么说投资难?难就难在这里了。产业易看人难看,人永远没有定论。即使身处同一个产业,也有巨大的团队气氛、企业文化差异。”

  从根本上看,博将资本相信的是价值投资,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创业团队。用张炜自己的话说就是:“真、善、美。”什么是真?人类的需求是真的,商业模式是真的,商业数据也必须真的,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第二是对善的理解,科技向善,技术服务社会中的个人和社会组织;第三是要求创业者的初心、企业的本心是美的,是能够为社会带来幸福感的。

  张炜向亿欧分享了一句话:“有人说,财富是认识的一种变现,当你没有认知到它是财富,它就不会成为你的财富。”

  张炜有如此深刻体会的原因是,两三年前,这位眼光毒辣的投资人错过了拼多多的早期投资机遇,几年前的谨慎让他至今流露出痛惜之色,但是在消费升级的概念冲刷下的资本市场里,错过拼多多,能看到“消费分层”的又何止博将资本一家呢?

  张炜认为,“错过”取决于投资人的社会认知,而要打磨这种认知,需要养成一种顶层思维的能力,要求投资人能够对社会中的人及社会需求做根本性的拆解。

  “有些人的社会认知是被动式的,等待别人告诉他结论。有些人是顶层设计式的,我推荐很多人去研究后者。”张炜说。

  对于当下的宏观经济,张炜说,自己总是“看多”的那一方。他对于中国经济的信心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拥有庞大消费群体;第二、中国工人群体的素质和技能有领先优势;第三、高素质人才不断涌现;第四、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发展;第五、中国业态分布均衡。

  随着互联网和一批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的崛起,中国电子科技产品消耗量越来越大,大量中小型公司对于电子元器件的需求量日益增大且需求复杂。同时,中国也是最大的芯片进口国。由此,张炜看好未来新材料,半导体、硬件设备、激光产品等领域的“进口替代”浪潮。

  “看多派”张炜相信,接下去十年,在B2B领域,中国会有一波大的机遇。而博将资本也将持续关注此赛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巴中市包装印刷废气治理有限公司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孝感环保标